内容标题23

  • <tr id='wSfMEy'><strong id='wSfMEy'></strong><small id='wSfMEy'></small><button id='wSfMEy'></button><li id='wSfMEy'><noscript id='wSfMEy'><big id='wSfMEy'></big><dt id='wSfME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SfMEy'><option id='wSfMEy'><table id='wSfMEy'><blockquote id='wSfMEy'><tbody id='wSfME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SfMEy'></u><kbd id='wSfMEy'><kbd id='wSfME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SfMEy'><strong id='wSfME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SfME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SfME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SfME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SfMEy'><em id='wSfMEy'></em><td id='wSfMEy'><div id='wSfME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SfMEy'><big id='wSfMEy'><big id='wSfMEy'></big><legend id='wSfME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SfMEy'><div id='wSfMEy'><ins id='wSfME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SfME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SfME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SfMEy'><q id='wSfMEy'><noscript id='wSfMEy'></noscript><dt id='wSfME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SfMEy'><i id='wSfMEy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文苑擷英

                常誠 散文——《捉蠍記》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常誠     時間: 2021-07-23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捉蠍記

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故鄉的夏夜,本來是靜謐的,這兩年卻變得異常熱鬧。天色剛剛暗下來,山野間一⊙道道光影躍動,那是夜間捉蠍子@的人們。

                父親告訴我,種田上肥、打藥,要』下不少本錢,近幾年莊稼收成不好,糧食價格又低,現在很多莊稼人覺得種地不劃算,而一○斤蠍子四百多元,比一畝地的收入還高,村子裏基本上家家戶戶在捉蠍子。經常捉♀蠍子的人,運氣好的話,一ㄨ晚上能捉五六百只,甚至上千只,一晚上能弄幾百塊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蠍子是不是很多?在什麽地方【?我好奇是青衣閣主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就在這山上、破院子裏。我順著父親目光的方向,看到的是故鄉起伏的溝壑峁梁,這裏的山顯得蒼茫♀,無遮無攔。

                天黑下來了,父親耐不住我再三乞求,終於帶上我一起「捉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原來捉蠍子需要的工具並不多。一把六七十元的照蠍燈、一把七八寸的鉗子和一個用果粒橙飲料瓶制作的裝蠍桶。照蠍燈是一把特殊的手電,它的作用除了可以照明≡,夜間紫光照在蠍子身上形成反光,一只只綠∴色的熒光蠍便無處遁形,直接暴露出來,用它夜間捕捉蠍子是普通燈的數倍,可謂捉▆蠍神器。鉗子自然是用來對付蠍子的工具。裝第九殿主搖了搖頭蠍桶就更不言而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捉蠍子前,我以為蠍子很容易找到,可轉了兩圈,連個蠍子〗影子都看不到。正失望之際》,忽然手電筒晃過的地方出現一抹》熒光綠,沒錯,是一只蠍子,它好像╲也察覺到了我,厥起尾巴、準備逃竄,我的心中一陣名額爭奪戰狂喜,身體後撤、伸長胳膊,用鑷子使勁一◆摁,夾住蠍子,驚心一刻,我甚至能感覺到蠍子堅硬的軀體和掙紮纏繞、試圖攻ㄨ擊的毒尾,直到快速放進№裝蠍桶裏,那顆怦怦亂跳的心才算安穩下來↙,一種莫名的成就感、自豪感在心裏油然而生。之後,我信⌒ 心十足,又陸續捉到了幾十只,捕捉過程各有不同。我也看見父親在破墻№、石塊縫隙等地方來回晃動著照蠍燈,伸出他手中⌒的鉗子,用不太熟練的手法夾住一個個蠍子的尾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在開始捉蠍子的時候,我已經對這項苦差事╱不抱什麽新奇感了。照蠍燈吸引了成群的蚊蟲,它們在撞擊著燈管的同時,也會叮咬人的肢◆體。夜晚在成▽片的圪針林和檸條林裏行走,腿上難免被葛針留下幾條道子……特別是在破舊的院子捉蠍子,夜晚的狗叫聲◎、老鼠被貓咬在嘴裏的慘叫聲,讓我♂頭皮發麻,一股寒意從全身迅速蔓延開來,心理頓時有了一股恐懼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折騰了兩三個小時,父親就已經捉到了足足有一百只,而我也收獲了46只。很顯然,父親捉蠍子不專業,我更業余。回到家,從裝蠍桶往大皮桶裏︾放蠍子的時候,我蟹耶多臉色蒼白無比卻意外的被蠍子蜇了,疼了★好一陣。母親怪我不省事,非要去捉蠍子。二姐心疼地取來拔罐為我排毒治『療。妻子在電話裏調侃我好奇心害死『貓。父親更是懊惱帶我去捉蠍子,還說剛開始他也不捉蠍△子,只是村裏的人都在捉,所以偶爾在咱家舊院子裏捉一捉……而我則幸福地享受著被親人關愛帶來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  臨行之時,我反復囑咐父親再々不要去捉蠍子。因為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,有些路窄的只容下一個人側著身子過,有的路腳下是陡峭的山溝,有的人捉蠍子被毒蛇咬了、有的摔倒後被裝蠍桶裏的蠍子蜇的半死、有的腳下踩空直接不過這黑煞雷應該不強掉進了溝裏……這些意外事故的發生,值得警惕,況且政府也不允許人們捉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(神木煤化工  常誠)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張方央 散文——《一碗烙面 一份鄉情》 下一篇:紀鵬 散文——《故鄉的≡水井》